【团兵】契 #11

(11)


很快凯尼那边传来了消息:莱纳·布朗,独子,家中亲戚关系并不复杂,母亲娘家只剩一个哥哥,不曾结婚也无子女,父亲那边倒是有几个兄弟姐妹,只不过他们的小孩中比莱纳年长的都是女性,看来埃尔文之前的推论便不成立了。可小利威尔坚称那人就是莱纳,即使在凯尼的一再追问下他也并不改口,这又委实让他们觉得奇怪。如果真是莱纳本人,那他是怎么以一个十五岁少年的身体回到过去并且容貌也随之产生了变化的,毕竟从他目前在斯莱特林学习的情况来看,他的资质并不足以驾驭如此深奥复杂的魔法。


这不仅难倒了埃尔文和利威尔,连凯尼和老史密斯也百思不得其解。


【团兵】契 #10

(10)


凯尼在史密斯家亲眼见到那个所谓穿越过来的小孩后才终于相信自己外甥并没有诳他。他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毫无疑问正是幼年时期的利威尔,如假包换。小孩子见了他,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睁大眼睛打量了他好久才迟疑而又试探地叫了一声,凯尼?


“嘿,小鬼,是我。”他摘下帽子,半蹲下来朝小孩子张开手。


跟在凯尼身后的利威尔刚走过来便看见儿时的自己像颗出膛炮弹似的一头扎进了男人怀里。


卧槽,我小时候跟老家伙这么亲的么?利威尔看得目瞪口呆。


而更让他胸闷的还在后面,当凯尼听说这还是小孩子来了这么多天头一次开口说话之后...

【团兵】契 #09

(9)


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比往年都要早,才刚进入十二月,就已经落过好几次雪了。而这片人迹罕至的边界地区天气则更为恶劣,风像刀子一样刮过枯寂的原野,在空旷的天地间留下尖锐的呼啸。


裹在黑色长风衣里的男人用力吸了口烟,将烟头随意丢在了脚下。他用脚掌碾灭苟延残喘的火星,竖起两指朝前方轻轻一挥:“动手。”


几名傲罗得令,如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地迅速潜入旷野中央的那座教堂残垣,不多时,其中一名女性傲罗出来回报:“头儿,找到预言球了,还逮捕了两名巫师。”


男人点点头,阴鸷的脸庞上辨不出什么情绪。女性傲罗立在原地等候他接下来的指示,不料却见...

Happy Birthday, dear Levi

(믕_믕)♥(눈_눈)

【团兵】契 #08

(8)


史密斯夫人将晚餐摆上餐桌,墙上的挂钟指向了五时三刻。她解下围裙,透过半敞的窗户朝外头院门的方向张望了一下。


这个举动没能逃过她丈夫的眼睛。靠坐在藤椅里的男人放下报纸,无奈地笑道:“珀西,忙完了就坐下来吧,孩子们到点自然会回来的。对了,帮我沏杯茶好吗?”


珀西·史密斯嘴上答应着,视线却依然落在窗外。


“看这天气像是要下大雨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遇上。”她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忧心忡忡地咕哝道。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便下起了雨。冬天的雨最是让人难捱,淅淅沥沥地打在屋檐上,那声音冰冷萧索,像...

(믕‿믕):Morning honey 💗
(눈_눈):Morning,Erwin ////////


【团兵】契 #07

(7)


接下来他们的空余时间几乎都耗在了图书馆里,可遗憾的是,尽管他们二人已经争分夺秒以最快速度查阅了大量典籍,真正有用的信息却是少之又少。不过想想也是,倘若穿越时空这种禁术能光明正大写在书里供人借阅,那世界的历史和未来岂不早就乱套了。研究遭遇瓶颈,而学院内部的教务与公事也要付出相当的时间与精力去处理,尤其是已经开赛的魁地奇杯和十二月末的圣诞节庆祝活动,身为院长的他们自然少不得尽心尽力操持,利威尔忙得分身乏术,几天下来连下眼睑处都泛起了淡淡的青色。埃尔文也好不到哪里去,他通过他父亲的关系联系到了好几位专门研究时间魔法的学者,这些日子每天晚上都忙着挨个登门拜访,想借此找到能解决...

《Morning K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