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Vein

营帐外逡巡已久的风找到机会窜了进来,火盆里烧得正旺的火焰晃了几晃,陡然暗了下去。


“让开,我有话跟他说。”黑发黑瞳的小个子男人操着生硬的通用语冷冰冰地说道,锋利的眼神跟冰冷的语气一样,谈不上半分友善。


他的态度惹恼了对方,拦在他身前那位侍从模样的人像是受到了天大的侮辱,拔出佩剑冲他横眉以对:“放肆,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贱民!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休想靠近大人!”这声厉喝里虚张声势的成分居多,毕竟这个来历不明的瘦小男人刚才神不知鬼不觉突然出现在营帐里,差点没把他吓个半死,要不是主人示意他稍安勿躁,怕是早在看见那男人现身的同时他就忍不住大叫守卫了。...


【团兵】致时间所不能打败的你和我

@zoologies 又到了我们羊生日啦,亲爱的生日快乐!到底在一起厮混几年了真是记不清了,不过反正今后还要一直玩耍下去的,这种问题就不纠结了2333333 今年给你准备了新口味的粮,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呢><(捂脸)不过不管好不好吃也概不退货啦哈哈哈哈~(你走)


***************


1.


后来想想,从接到消息到赶回去,当中十几个小时他脑中仿佛都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当时他在C市,他新书签售会的最后一站。


八月下旬的天气依然酷热难当,不想书迷的热情比之高温过...

【团兵】庸人自扰

埃尔文发现自己似乎有病,得治。


他很苦恼,也很自责,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有意无意非得往利威尔的方向偷瞄呢,搞得自己好像一个偷窥的变态。但同时他又觉得自己这样也是情有可原,因为他无意中发现利威尔似乎对新兵里的两个人格外上心。


不太对劲,得确认一下。


利威尔的情绪一直都很淡,鲜少见他对什么人或事表现出特别的兴趣。也正因如此,他对那两个新兵的态度便显得很不寻常。无论是在训练完毕后将阿明·阿诺德单独留下来进行一对一的个人辅导,还是在扫除日那天帮克里斯塔·兰斯晾晒她怎么也抻不平整的被单,种种迹象都表明,利威尔很可能对他...

《记一次失败的召唤咒》

 

HP paro,我利真是集美貌与可爱于一身的小少爷www

剧末附送一张小少爷的肖像画(据可靠消息称这幅画是挂在埃尔文学长宿舍床头的(咦)

《Summer Time》


团啾:利啾,天气这么好,我们去游泳吧~
团啾:你怎么就躺下了
团啾:别游太远啦,等等我嘛
团啾(心声):老婆的脚脚真可爱❤  

一只鸡引发的争斗,是引狼入室,是招蜂引蝶,还是身为鸡却太没有鸡的自觉?敬请收看今日法制频道的特别节目——《最强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哪里不对)  

 

团兵鸡太可爱了嗷嗷暴哭,玩得停不下来,感谢官方爸爸出了这么可爱的周边!

【团兵】未成年人请勿饮酒

利威尔醒过来的时候大脑还处于一个罢工的状态。他盯着天花板,困惑地想,为什么我会躺在地上?眨巴了一下干涩的眼睛,他朝右边翻了个身,便看见几个东倒西歪跟他一样横尸在地板上内容物已经为零的啤酒罐,顿时恍然大悟,哦,我喝了酒。第二个问题接踵而至,为什么我会喝酒?


为什么呢?罢工的大脑开始慢慢恢复运作。喝酒是因为——自己昨晚在外面夜游,听见有人拿扩音器在喊自己名字,觉得太丢脸于是冲出去自首,被那个人念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去,不想理他,又被问怎么了你看上去心情不好啊是谁惹你了,还是不想理他,结果就被那人一把扛起来说走吧不开心的话老师请你喝酒。喝个屁啦我可是个还没成年的中学生!哈哈哈心理上成年...

《今天的主唱大大也是很努力的呢~》


埃尔文(微笑):利威尔,MV拍得很好看哦,辛苦了
利威尔(扭头):……是、是嘛
埃尔文(笑眯眯):非常帅气,我很喜欢
利威尔(冒烟):胡、胡说什么呢……
埃尔文(微笑微笑)
利威尔(小声):嘛……老师你喜欢的话……(超小声)那我也喜欢……